寄兴寓情 | 我在北京的出租房读着香港故事

2018-01-04

周末的上午,在家读完这本《这世上的种种告别》。文笔很流畅,故事很丰富,但是读完之后才发现,这本书大抵和告别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,而是和城市有一些关联。书里积攒的是作者在香港时候的一些故事,有她自己的经历,也有以香港为背景创作的小说。大概是因为她要离开这座城市,才将这本书命名为某种告别。

香港

我有一个辗转在各种城市工作过的姐姐,她有一次和我讲过一个有趣的对比。她说她呆过北京、上海、香港,这几个城市的节奏可以说是越来越快。最明显的就是在地铁站里看早高峰时候人们的奔跑速度,北京算是相对慢的,上海的人们更快,香港更甚。

我虽然去过香港,但却是作为观光客和购买客去的,并没有体会到过香港的早高峰。早年我读过不少亦舒的故事,讲的都是香港的女性。她的每本书里都描绘着不同的香港女人:土生土长的贵族公主、南下拼搏的内地姑娘、当然还有堕落于纸醉金迷的迷失少妇。

在一些电视节目中也看到过香港人的生活,印象最深刻的应该就是狭窄的出租房。很多刚去香港工作的人都住在很狭窄的出租房里,那种狭窄已经不是我能够想象出来的。没有衣柜、没有书柜、没有阳台,甚至只能一直睡单人床。毕竟香港是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,寸土寸金在那里应该是得到了完美的诠释。作者在书中也提到了这些生活细节,但是我们都知道,这一定不是香港的全部。

作者在书里展现了香港的冷漠,也展现了冷漠里的温情。虽然高楼鳞次栉比,虽然同事之间距离很远,但是总会有哪些可爱性感的人儿出现,总会有一些新奇有趣的事情等着人们去做,并像花火一样点亮生活。

香港

北京

虽然我在北京工作生活已经有一年,也在北京经历着各种以往从未经历过的事情,但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城市的氛围。

对我来说,想要进入一个行业,想要锻炼自己的能力,北京对我来说是个极好的选择。我只要想找工作,就可以随随便便拿到好几个同类公司的offer然后纠结;只要心情不好了,随时都可以找到可供消遣娱乐的活动;人人都说北京人情冷漠,但是终于也积攒了几个能够说知心话的朋友,在最艰难的时候可以互相鼓励。

上次我租房不顺利,并被当时的房东嘲笑没有朋友的时候,我哭着想离开北京。我第一时间想到在北京认识的一个女孩儿,她在电话里听我哭了好久,第二天立刻拖着病重的身体来找我,我们一起吃了火锅,她在我租的房子里对房东抛了无数个白眼。临走的时候,她抱着我说,我们都有软弱的时候,但是我们一定要在北京坚持下来。我说,是的,你要记得在我想放弃的时候,把我拽回来。

是的,虽然很多人说北京不好,说北京雾霾严重或者交通拥堵,但是我想,当我决定要在这里工作的时候,我就为自己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,我应该接受。我们不能奢望自己的生活都符合我们的想象,不可能真的有那样的城市,风景宜人又机会众多。所以一切都是在取舍之间。

北京

所有的城市

曾经看文章说人们为什么要去大城市,为什么会喜欢在狭窄的空间生活,在冷漠的陌生人社会中争斗,其实人们之所以去这样的城市,并不是因为这些缺点,而是因为大城市有着更加动人的地方。

虽然这个世界的城市都越来越像,但是每座城市还是有着自己的光亮。我想不管是北京还是香港,不管是上海还是深圳,在我们这些异乡人的心中,城市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名字,更有一种心理归属。

现在,当我和别人说起我在北京的时候,我总觉得非常骄傲。我觉得在我最应该努力的时候,选择了看似比较艰难的生活方式,以后的我,只会更加坚强。

最近我的日常就是晒自己新租的房子多么舒服。事实上,作为我自己的小领地,这里比我在父母家里还舒服。